PK拾倍投计划表

襄阳80后陈麟捐髓救助广州患儿

〖来源〗:襄阳晚报 〖作者〗:襄阳晚报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8日

□通讯员章晟 全媒体记者彭清 李睿

  “用我的造血干细胞,给患病的孩子带去生的希望,算是了却了一个心愿。”12月7日,36岁的陈麟在北京空军总医院造血干细胞采集室,献出了200毫升含有造血干细胞的血液,这包生命之血当日下午乘飞机运往广州一家医院,注入一名5岁地中海性贫血症患儿的体内,挽救孩子濒危的生命。

  陈麟是襄阳华润燃气七里河加气站的站长。7年前他成为无偿献血志愿者,如今已累计献血3000多毫升。据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介绍,陈麟是中华骨髓库第6931位、也是我省第325位造血干细胞志愿捐献者。

  现场

  “爸爸虽然疼,但是很棒”

  12月2日,陈麟在妻子杨小艳的陪同下抵达北京空军总医院,开始了为期6天的造血干细胞捐献之旅。

  “来北京以后,吃得好,睡得也踏实,爱人在身边陪着我,我感觉状态很好,不紧张,况且能帮助别人是件高兴的事。”陈麟说。12月4日上午9点,陈麟注射了第一针造血干细胞动员剂。

  “我的孩子是不幸的,但是他又是幸运的,是您给予我儿子第二次生命。”捐献前,杨小艳给躺在病床上休息的陈麟念着受捐者母亲委托红十字会转交的感谢信。

  12月7日上午,陈麟的双臂各扎着一个如牙签般粗的针头,分别进血和出血,开始了造血干细胞的采集。“明明手臂是你的,却像灌了铅似的沉。由于钙流失,嘴、鼻子和额头会有些麻木。”陈麟告诉记者。

  杨小艳用手机微信视频给远在襄阳的家人直播捐献情况,10岁的女儿和近3岁的儿子关切地问:“爸爸,你疼不疼呀?”

  “有一个和你们一样可爱的小男孩,他生病了,需要爸爸的帮助。爸爸做的这件事,虽然有点疼,但是不是很棒呢?”杨小艳虽然嘴上安慰着孩子们,但她的心还是顿时被揪了起来,“说不担心是假的,但我能理解他的选择。”

  这几天,杨小艳一直陪伴在陈麟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他,谁能想到,起初她对陈麟的捐献行为非常反对。

  故事

  “不能眼睁睁看着小生命因我而消失”

  2016年4月6日,陈麟接到通知初配成功,内心很兴奋,他兴冲冲地把这事告诉了妻子。杨小艳却本能地排斥,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免疫力不太好,有时爱感冒,我担心他的身体。而且陈麟是家里的顶梁柱,我们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杨小艳说出了她的顾虑。

  为了得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陈麟查阅了许多资料,耐心地给家人讲解骨髓捐献的安全性。“非血缘关系配型十分困难,你看我登记后6年才接到配型成功的通知,受捐助人还是一个5岁的孩子,咱们也是两个孩子的父母,是不是能理解患儿家长的心情呢?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生命因为得不到我的帮助而消失。”陈麟说这话时,语气很淡,眼神却很坚定,身为人母的杨小艳被打动了。

  随后,经过高分辨配型、体检等流程,陈麟的捐献日期定在了2017年8月23日。然而,就在陈麟一心等待捐献的时候,8月7日,患儿医院传来消息,由于病情出现变化,捐献暂时延期。

  此后,受捐赠者病情一直不太稳定,捐赠时间又更改了两次,最终确定为12月7日。

  每次听到改期的消息,陈麟的心也跟着担忧起来,“这孩子太可怜了,身体能扛得住吗?”

  陈麟说,他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早点捐献造血干细胞,好让孩子早日康复,了却自己的心愿。

  对话

  “同意捐献就像签署了生命契约”

  记者:现在,你怎么看待捐献造血干细胞?

  杨小艳:我认为同意捐献就像是签署了一份生命契约。捐献者打“动员剂”时,患者已经进了无菌仓。如果这时候捐献者反悔,几乎掐灭了患者生的希望。所以坚定的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就像一位生命契约的守护者,对生命的敬畏和珍爱让人敬佩。

  陈麟无私的善举也感染了我,现在我不仅不会反对他做这件事,以后每年还会和他一起去献血,而且我也正打算加入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了。

  记者:除了能够帮助患儿治疗康复外,这次捐献给你带来了什么?

  陈麟:我想帮助重病的人点亮生命的希望,自己的人生也更有价值。

  这几天我跟小艳开玩笑说,以前只有我们的女儿、儿子身上流淌着我的血液,现在有另一个陌生的孩子身上也流淌着我的血,感觉就像自己多了个儿子。

  我认为,造血干细胞的捐献不仅让患者本人获得了重生的机会,也挽救了一个家庭。

  记者:你想对即将或已经成为中华骨髓库的志愿者们说些什么?

  陈麟: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志愿者同意捐献的消息给患者带去的是生的希望,如果能坚持初衷,克服困难及时帮助他们,就可以将这份对生命的祝福一直传递下去。